新纶科技联席总裁辞职被调查后七高管辞职还面临投资者索赔

 

  近日,新纶科技(002341.SZ)公告公司董事、东方红相机,联席总裁吴智华因个人原因辞职。雷达财经统计发现,自公司宣布被调查后,已有7位高管辞职。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新纶科技经营业绩面临压力。继2019年净利润同比减少96.58%之后,今年上半年再亏损4196.7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新纶科技还遭到证监会处罚。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表示,随着行政处罚落地,投资者可以开启索赔。在2017年4月25日到2019年6月25日之间买入新纶科技股票,并且在2019年6月25日收盘时仍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参与索赔报名。

  根据雷达财经从不同渠道获得的信息显示,截止目前向新纶科技进行虚假陈述索赔的投资者已超过150人,索赔金额也已经超过1600万元。

  9月17日,新纶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联席总裁吴智华的书面辞职报告,吴智华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联席总裁职务。吴智华先生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截至本公告日,吴智华通过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南华新纶科技第一期核心团队持股资产管理计划间接持有本公司股份共173.43万股,吴智华先生不存在应当履行而未履行的股份锁定承诺事项,其辞职后将会继续遵守《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进行股份管理。

  2019 年 6 月 13 日,新纶科技收到公司副总裁高翔书面通知,高翔于 2019 年 6 月 12 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你涉嫌内幕交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内容,我会决定对你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此后,新纶科技即开启高管辞职潮。

  根据新纶科技在2019年6月14日公告,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副总裁高翔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高翔先生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其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高级管理人员职务。高翔先生辞职不会影响公司相关工作的正常进行。

  据同花顺IFind统计,在高翔辞职后,公司陆续有六位高管辞职。而公司在2015年至2019年6月13日数年间,辞职的高管人数为6人。

  证监会查明,2016年至2018年,新纶科技通过全资子公司新纶科技(常州)有限公司与自然人张某控制的多家公司虚构7起贸易业务,虚增收入、成本及利润。其中,2016年虚增营业收入3.37亿元,占当期收入的20.29%,虚增利润7643.34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142.73%;2017 年虚增营业收入3.38亿元,占当期收入的16.39%,虚增利润9330.50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50.67%;2018年虚增营业收入6233.97万元,占当期收入的1.94%,虚增利润1072.30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3.03%。

  其次,新纶科技还被查明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广州宏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宏辉电子)为新纶科技关联方,宏辉电子与新纶科技之间资金往来及担保情况。经计算,2017 年度,新纶科技与宏辉电子发生关联交易合计3.85亿元, 占新纶科技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1.62%;2018年度,新纶科技与宏辉电子发生关联交易合计7.01亿元,占新纶科技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98%。

  最后,新纶科技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担保。2017年5月至2017年12月期间,新纶科技及其全资子公司金耀辉使用自身在银行的定期存款,为宏辉电子和深圳市前海贝斯曼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银行贷款提供存单质押担保,2017年度担保额度为4亿元。

  证监会认为,新纶科技时任董事长侯毅、副董事长兼总裁傅博、财务总监马素清、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高翔为新纶科技2016年、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时任副总裁肖鹏为新纶科技2016年年度报告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证监会依法决定对新纶科技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侯毅、副董事长傅博、董秘高翔、财务总监马素清等19名有责当事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30万元不等的罚款。罚款累计177万元。

  鉴于行政罚单已经下达,王智斌律师对雷达财经表示,凡是在2017年4月25日至2019年6月25日期间买入新纶科技,并在2019年6月25日收盘仍持有该股的受损投资者,可参与诉讼索赔。

  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将姓名、联系方式与股票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至邮箱:参与维权,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将协助投资者准备诉讼材料,近期将向管辖法院提交。

  本次索赔预征集可主张的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利息损失等,最终的获赔条件与获赔金额将以法院认定为准。投资者在未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根据雷达财经从不同渠道获得的信息显示,截止目前向新纶科技进行虚假陈述索赔的投资者已超过150人,索赔金额也已经超过1600万元。

  天眼查资料显示,新纶科技电子功能材料业务,产品主要用于手机、平板、触控设备等消费类电子行业。

  目前,公司直接服务的终端客户包括苹果、谷歌、小米、OPPO、vivo等国内外一线品牌客户;新能源材料业务产品为软包锂电池用铝塑膜,先后进入了LG、CATL、A123等知名厂商供应链。

  其中,铝塑膜业务来自于2016年95亿日元收购的日本T&T。软包电池铝塑膜被称为动力电池国产化最后一块处女地,业界对于铝塑膜技术攻关,实现国产化期望较高。新纶科技收购日本技术及工厂后,曾被寄予厚望。但是截至目前,新纶科技铝塑膜销售仍然主要依赖其日本工厂产能,国产化速度一直不理想。

  据电池中国网报道,近年来,得益于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的支持和市场驱动,动力电池需求快速增长,软包电池铝塑膜目前主要被日韩企业垄断,新纶科技收购日本T&T相关技术和工厂后,也启动了庞大的产能规划。如公司2017年就宣布在常州建设两条产能均为300万平方米/月的锂电池铝塑膜产线。按照原有规划,项目投产后第一年达产50%,第二年达产70%,第三年达产90%以上。

  但事实却是,该项目自2018年7月第一条产线投产后,产能释放进展一直不理想。消息人士透露,新纶科技2019年铝塑膜产能月均只有50万平方米左右,且主要都以3C为主。而其他产线一直处于调试状态。

  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22亿元,同比增长5.41%;净利润988万元,同比减少96.58%。

  对于上半年业绩下滑原因,公司表示是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公司及公司上下游企业开工率不足,尤其在第一季度开工率仅50%左右,虽然第二季度有所好转,仍造成公司产品销量减少,营业收入上半年同比下降30%左右。受贷款利率上升的影响,财务费用同比增加。由于各子公司与当地政府签订的补贴政策与营业额相关,随着营业额同比下降,导致本期政府补贴同比下降。

  业绩下滑也导致新纶科技的资金极度紧张,公司短期偿债压力巨大,目前已有到期银行贷款处于逾期状态。今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新纶科技货币资金为3.5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5.76亿元,流动负债合计为40.55亿元。

  新纶科技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称,截止2019年年底,公司逾期贷款金额合计20892.17 万元,债权人分别为北京银行、浙商银行、汇丰银行和兴业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上述逾期债务中,浙商银行逾期贷款导致子公司新恒东薄膜材料(常州)有限公司名下房产被查封,查封期限为2019年9月29日至2022年9月28日。

  为了解决偿债压力,新纶科技进行了多番尝试。包括出售利用率较低的部分产业园、转让子公司70%股权,以剥离非主营的高性能纤维业务。

  今年5月17日晚间,新纶科技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侯毅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共2.5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35%)的表决权全部委托至银川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行使,以换取银川金融控股集团对公司和侯毅提供财务支持。

  天眼查显示,银川金融控股集团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74.85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投资与融资、并购重组、投资咨询、财务顾问、资产管理及其它与类金融相关业务。其控股股东为银川市国资委,持股比例为73.28%。

  公告显示,在协议生效后,银川金融控股集团同意以如下方式对新纶科技提供财务支持:负责协调公司的融资,协助新纶科技获得金融机构或其他主体的新增贷款,新增资金不低于3亿元,根据新纶科技经营需要分批到位,由银川金融控股集团与标的公司协商确定新增资金的到位时间。

  对此本次权益变动,新纶科技表示,侯毅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不变,仍为2.58亿股,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表决权比例由22.35%减少至0%。在本次表决权委托协议生效后,侯毅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不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律师认为,实控人变更不影响投资者索赔,且银川国资的纾困进程加快,有望缓解上市公司和大股东侯毅资金紧张问题,也为已经启动的投资者索赔提供有效的保障。